(.作者王精誠,北市恆春古城文化推展協會《恆春人》會刊主編)



名導演侯孝賢日前接受媒體訪問時,以他所拍的知名電影《悲情城市》與九份的連動關係,說明電影工業再造城市奇蹟,又讓它徹底質變而摧毀的殘酷事實,語多遺憾與後悔。

侯導並擔心電影觀光化的淺碟式發展,會讓《海角七號》步上《悲情城市》的後塵,使恆春走入偏鋒,失去成名前的純樸原貌。

恆春是否「九份化」?那只是「海角七號症候群」諸多現象與問題之一,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先,不妨從宏觀的角度,全面掃描問題的本質。

《海角七號》與台灣,那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電影與社會文化交互影響的現象;《海角七號》與恆春,更是值得深入觀察與分析的「電影與真實社會」互動的絕佳案例。

顯而易見,《海角七號》已經從各方面改變了恆春這座百年老鎮。起先,是為恆春舊市區帶來久違的觀光人潮,甚至是從未出現的「朝聖」人潮。以前,這些人潮是過門不入,直放墾丁的,《海角七號》如同築了一道攔水壩,把人潮攔下來,以洩洪的方式淹滿恆春,淹到要交通管制。

其次,一句「山也BOT!海也BOT!」,竟然改變了南灣要BOT的案子,雖然只是暫停,那也夠了。誰能擋得住「墾管處」這個「外來政權」呢?似乎只有「外來電影」了!

再者,對老恆春人的言,《海角七號》最大的意義,就是把長久以來被墾丁剋得死死的正主──恆春帶出場,為他「正名」,還他應有的地位與尊崇。而且,把人潮平均分配給恆春半島更廣泛的景點。墾丁的畸形發展,才是「九份化」的結果。

因著《海角七號》,恆春躍上舞台,但是,恆春半島終究也只是舞台,電影並未多所著墨於舞台本身的問題(除了一句BOT),而聚焦於劇情,因為《海角七號》是劇情片,不是紀錄片,恆春只是提供電影演下去的載體、舞台與場景,以及路人甲、乙、丙。

然而,恆春會不會步上《悲情城市》的後塵而「九份化」?我們的答案是:「不會」。因為恆春半島的腹地夠大,足以涵容各式大量的粉絲團或觀光客;其次,恆春有深厚的文化底子,足以「反擊」或涵化不同文化的入境;第三,我們之所以敢如此肯定地說「不會」,在於已經有人在做一些事情了。

正牌的恆春鎮代會主席在被問及,「海角」迷拍完照就落跑,徒留下一堆垃圾的問題時坦言:遊客蜻蜓點水,拍完照就走,不想留下來,「該檢討的應該是地方」。

不只這個問題該檢討的是地方,幾乎所有「只拉雞屎,不生雞蛋」的問題,該檢討的都是地方。又如,如何延續海角七號熱潮,甚至再創顛峰,也是需要當地人各種因勢利導的轉型與深化,才能延續這股一窩蜂的激情。談到這裡,不得不提到本會長久以來的理念,以及面對「爆發式文化衝激」的作為,這絕非自我宣傳或膨脹,而是,只有文化才能因應、抵抗文化的衝激,只有文化才能把膚淺的追星、追景熱,導入到深度的文化之旅,才能創造「海角財」的附加價值。

恆春歷史中除了《海角七號》之外,適合「入戲」,可以拍成影片的劇情介紹。例如:荷蘭八寶公主千里會情郎,雙雙殉情墾丁的淒美情史;日據時代日本軍伕出征南洋的生離死別;以及牡丹社事件中,日軍指揮官西鄉從道,把部落中一名小女孩帶回日本扶養受教育,再送回部落的「歐泰」的故事。每一部劇情,都是劇力萬鈞,跨文化、跨國際的戰爭愛情史詩巨片,都有進軍奧斯卡的潛力。

恆春半島不只風景美、景點多,歷史與文化遺產更是豐厚,光是全省保存的最完整的古城牆,就有說不完的故事,與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實景,拍古裝電影完全不用搭場景,全台灣找不到這麼「五臟俱全」的文化觀光勝地,這不只對台灣人別具吸引力,對同文同種的港客、陸客,甚至非同文同種的日籍與歐美遊客,都同樣具有異文化的致命吸引力。

蔣勳說:「未來旅遊產品的價差在文化」,我們認為以恆春豐饒的觀光資源與文化產品交互影響下,恆春未來的發展幾乎是無可限量,只怕遊客不來,而不怕過多遊客與文化的「侵門踏戶」。防止「九份化」的破壞性發展,最佳的策略只有借助文化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恆春鎮立圖書館 的頭像
恆春鎮立圖書館

恆春圖書館(恆春數位機會中心)

恆春鎮立圖書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